Header Section


Main Content

修行路上 精神俠客 | 如手如足 護助眾生 | 如影守護 救難消劫



詹杜固仁波切和克切拉佛教中心(金甲衣護法在最右邊)

 

誰是金甲衣護法(Setrap)?

Setrap

藏傳佛教所謂“Dharmapala”意即保護佛法的守護神,而Setrap則意謂金盔甲。六百年來,在藏傳黃教大寺——甘丹薩濟寺,殊勝的金甲衣護法一直被得道的明師、大成就者、禪師、住持和轉世高僧等供養著。

不談其他的佛法守護神,單看像甘丹薩濟寺這樣一座大寺院,也選擇了殊勝的金甲衣護法成為他們寺院裡的守護神祇,我想祂肯定會為眾生帶來巨大的護佑。孰不知金甲衣是西方淨土阿彌陀佛的忿怒化身,所以我們根本不需要對祂產生任何的疑惑。祂停留在世上的目的是為了利益很多的眾生。對華人來說,金甲衣與你很有殊緣,因為廣為華人熟知的大乘佛法都以阿彌陀佛持修為主流。

雖然如此,金甲衣卻不會理會你是誰,只要你認真地持修祂的法門,嚴守戒律和學習佛法轉化個人的行為,那麼祂就會在身邊守護著你。

隨著歲月的流逝,你會發現金甲衣在不知覺中影響了你的人生。許多不能做到的事情都能完成,許多曾經失去的東西也可以再找回來,許多讓你誤入歧途的事物,亦可以重頭找到對的新方向。

 

 

真人真事:金甲衣護法驅走百年蛇精


從外相來觀察金甲衣的忿怒相,與內相做對比時,它又有另一番不同含義的解說。阿彌陀佛化身的金甲衣希望藉助祂凶猛恐怖的外相,去降伏一些頑強性不善的妖魔精靈,並在佛家弟子受到面對重重障礙干擾的時候,祂便正義凜凜憤慨的馬上顯現出來協助他們。

 

比如以下這個蛇精的故事,即是發生在我們周邊其中一個非常典型的金甲衣護法顯靈除魔祛妖的真實個例。

 

在星馬一帶相當有名氣的泰國龍象寺寺廟 (Wat Tham Khao Rup Chang),常常收容了來自這一帶許多短期出家的學生。

 

數年前廟裡有一名叫阿豪的男子,年約十八歲,長得眉清目秀,沉默寡言,終日悶悶不樂。他平日話雖不多,為人倒相當溫馴。

 

可是當他“病發”時,卻判若兩人,性情驟變得很可怕。原來阿豪在幾年前不知何故被邪靈纏身,走遍大街小巷的廟宇求神問卜仍然無濟於事,尋遍各處名醫也不得要領,甚至還花了一大筆錢到中國五台山求助,仍是沒有辦法驅走附在他身體的邪靈。

 

阿豪在求助無門的情況之下,逼於無奈從馬來西亞到泰國作短期出家,希望借助佛門清淨地,並且日夜勤力誦經地持修,以把糾纏已久的邪靈驅走。可是他在龍象寺出家了好一段時日,也請過廟裡的高僧幫忙,都事與願違,完全沒有效果。

 

正當他感到灰心絕望的時候,阿豪碰到了遠道而來閉關禪修的詹杜固仁波切。當仁波切看到“病發”時的阿豪全身似蛇隻般蠕動,形體和動作與我們平常見到的蛇隻很神似時,詹仁波切猜測阿豪可能在不知情的狀況下冒犯了蛇精,因而蛇精為了報復而死纏著他不放。

 

在仁波切旁敲側擊再三探問之下,阿豪終於才猛然記起自己曾經在家裡的院子裡,用棍子打死一條蛇。當時因無聊又好玩,他還把打死的蛇屍翻來覆去地戲弄,然後再把牠丟到溝渠裡去,拍拍屁股就走人。

 

慈悲的仁波切二話不說,立刻為阿豪做占卜,發現被他用棍打死的這一條蛇,已經有超過百年以上的修行,是名副其實的蛇精。多年來被蛇精折磨得不成人形的阿豪,還被人戲謔取了一個外號叫“蛇男孩”的他,萬萬沒想到自己在無意間,竟然不小心虐打死了一條百年蛇精,整個人嚇得冷汗直流,連忙哀求仁波切幫助他擺脫這條蛇精的糾纏。

 

向來以度眾生為己任的詹仁波切頷首答應。他開始向阿豪詢問更多的詳情,阿豪也毫不隱瞞地將當初如何到各地求醫,再輾轉來到龍象寺剃髮出家的經過,一五一十地告訴眼前這位素不相識,卻對他產生信賴感的喇嘛。

 

當時心亂如麻的他說不出對詹仁波切的特殊感覺,可是打從心底卻油然生起了一股希望,直覺告訴他這位喇嘛可以幫助他驅走附身多年的蛇精,阿豪想到這裡,心中不禁篤定了許多。

 

當詹仁波切知道阿豪一天最少被蛇精附身三次,每次被附身後便失去意識和理智,他覺得事態迫切,馬上親自教導阿豪持誦金甲衣護法心咒,以抑制蛇精無法輕易附身於他。

 

仁波切說,由於阿豪被蛇精痴纏了好長的一段時間,已深深地攝住了他體內的靈氣,短期內不容易解除,為了盡早擺脫蛇精的符咒,阿豪必須早晚持誦護法心咒和它對壘,如果阿豪能夠早日唸完一百萬次金甲衣心咒,情況會有明顯的改善。


有天入夜時分,寺廟裡的法事已經結束,大家拖著疲憊的身軀各自回房就寢。阿豪的舍友見他神色有點不妥,將自己瑟縮在角落頭,又懶於持咒,不像平日般勤力持誦金甲衣心咒,舍友便走上前好意勸戒他說道:“阿豪啊,師父叫你唸的心咒,你一定要用心去唸啊……”話還未說完,蛇精已附在阿豪身上,露出很凶殘的樣子,似乎想把舍友吞進肚裡去。

 

結果不消半分鐘,阿豪的意識已經完全被蛇精控制了。

 

只見他擺動著腰肢像蛇般挪前去,張大口追著舍友,嚇得舍友大叫救命。正巧在樓上侍服詹仁波切的謝氏,聽到叫喊聲立刻衝下來,在阿豪面前站定,照著仁波切的指示鎮定地輕聲唸誦著金甲衣心咒。

 

前後不過數分鐘,本來凶悍殘惡的蛇精馬上退敗,被附身的阿豪整個人癱瘓地倒下來,過了好一會兒才恢復清醒神志。在旁驚魂甫定的舍友,也被金甲衣護法心咒神奇的力量,震撼得連道謝也說不出來。

 

阿豪被蛇精糾纏期間最危急的一次是,有回他忽然失去理智飛奔上寺院的頂樓,要跳樓了結生命。阿豪回想時說道,當時胸口很鬱悶,覺得人生無可留戀,死了一了百了。

 

那時只知道身旁有很多人七嘴八舌地在旁邊勸阻他,在意識迷糊中,他感覺到有股力量在拉扯他回來。。。

 

可是整個意識已經被蛇精控制了的他,完全聽不進半句勸言,還嘶叫著說非要跳下去不可!說也奇怪,就在他舉起一隻腳的剎那,忽然腦袋好像被人重重敲打了一下,踏出樓階的那一隻腳馬上收了回來。阿豪事後回想,那肯定是護法在暗中給他一擊,讓他恢復理智拾回一條小命。

 

經歷了跳樓事件,阿豪覺得自己好像從鬼門關逃回來似的,為了早日可以擺脫蛇精的折磨,阿豪每天以最虔誠的心,持誦金甲衣護法心咒。

 

這樣不知覺中又過了兩個月,某天阿豪猛然發現蛇精已不再附入他的身體了,感到萬二分興奮,不停地向仁波切道謝。阿豪說,發夢也沒想到竟然就這樣毫不費力地把百年蛇精驅走。想起被附身日子,阿豪笑言彷如隔世。

 

這世上有太多無法解釋的事物,例如蛇男孩阿豪就是好例子,在這之前他到過中國五台山,跑遍全馬來西亞廟宇,都解決不了問題,可是幸運地碰到詹杜固仁波切口傳他金甲衣護法心咒,助他輕輕鬆鬆趕走了糾纏多年的邪靈,這種境遇,這種人與事的巧合,真的難以用科學邏輯解釋。

 


真人真事:金甲衣護法擊退茅山術!

 

從幼年到成年的階段,詹杜固仁波切與金甲衣的淵源很深,過程也相當美妙感人。甚至一幅唐卡也可以把這對上師與護法的感情清楚地構圖出來。

 

在好多年前,仁波切的一位學生從印度甘丹寺帶來了一幅繪有金甲衣護法聖相的唐卡送給身在馬來西亞弘法的上師詹仁波切。仁波切看到唐卡後很高興,馬上命人把它掛在自己的房間裡。

 

當唐卡掛好後,他在唐卡前細細地端詳並不住地點頭稱讚說很莊嚴。忽然,房裡的燈連續閃爍了三四次,令在場的每一人頓時覺得全身冷了起來,雞皮疙瘩豎起。

 

可是仁波切卻一點都不以為意,反而顯得更加開心,立刻吩咐學生做好準備,即興式地舉辦了一場金甲衣護法的法會。後來大家也才明白這是金甲衣送出的訊號,祂向上師詹仁波切現出敬意,表示自己很高興從印度遠道而來陪伴他在這裡弘法。類似這種顯現的場面,可遇不可求,尤其是如此殊勝的上師與護法的相聚訊號,若非具足功德的人,恐怕此生也難碰上一次。

 

這種無空間的相會,無聲勝有聲,一切盡在不言中;它是一個充滿法喜的邂逅,千百年來不曾停過。在詹杜固仁波切的切身經驗中,可以看到很多不可思議卻又合邏輯的顯靈小故事,讓你我不得不相信這位偉大護法的存在。更讓你看到佛法的美妙如何在空性之間的契合得如此美麗!

 

這幅神奇的“活唐卡”長期陪伴著詹仁波切到處弘法。

 

有一次仁波切在新加坡弘法時,正巧碰到仁波切有位拿督級的弟子(拿督是馬來西亞的一種封銜,由最高元首、蘇丹、州元首授勛)帶了幾位朋友拜見他,其中一位客人是修煉茅山術的師父。這位茅山師父發現拿督對仁波切表現得非常敬重和信任,因此他感到很不是滋味,非常嫉妒,深恐拿督靠攏仁波切而不再贊助他。

 

因為心裡很不服氣,這位茅山師父回家施法術嘗試幹擾仁波切。那段時期仁波切感到有股大黑影在他身邊圍繞,心裡有數知道有人向他施法術,便祈請“活唐卡”中的金甲衣幫忙去解決。

 

有一天中心在辦活動的半途中,在場的神諭在毫無預兆之下,忽被金甲衣護法附身,祂露出很憤怒且兇猛的表情,一隻手不停的往空中抓東西然後放進嘴堙A然後嘴巴好像很用力地咬嚼著某些東西似的,樣子很嚇人。看來金甲衣護法應該是抓住了茅山師父所派來騷擾仁波切的邪靈,然後把它們“吃”掉。。。

 

在所有的事情看來已經平息後,仁波切也不去多追問施法者是誰。但是過了幾天,這位茅山師父神色凝重,面帶愧色表示想要見仁波切一面。慈悲的仁波切早已知曉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但仍然願意接見他。

 

當那位茅山師父被招呼坐下來時,很巧合的是竟然揀選了背向金甲衣“活唐卡”的椅子,正要坐下來時,他卻像被人惡作劇地推了一把,撲向前坐了一個空,跌了下來,令他當場很尷尬難堪。仁波切問他怎?啦?他才結結巴巴的說“有人推我……”,再看看椅子後,根本就是一堵晼A只是暀W掛了“活唐卡”金甲衣護法。。。

 

這位茅山師父告訴仁波切他的姐姐無端端的得了一場怪病,整個人顯很不妥當,醫生卻又檢查不出一個所以然,最後在無計可施下只希望仁波切不計前嫌幫忙他。豪爽的仁波切對舊事隻字不提,誠懇地指示他去進行金甲衣護法法會,不久他的姐姐便好了起來,這件事情便圓滿結束了。

 

原來茅山師父派邪靈來傷害仁波切不成後,邪靈便回彈想要去傷害茅山師父,不過傷害不了茅山師父,反而“彈”到了他姐姐身上。。。

 

這種神奇又玄妙的故事,常常會發生在詹杜固仁波切身上,但向來不贊成以神通推廣佛法的他,也因為這樣鮮少對外公開談論金甲衣護法的顯靈事蹟。

 

他常常說道,持修護法法門只是一條修習佛法的方便之門,讓眾生斬除外在和內在的障礙,順利踏入更精進的禪修境界。但是如果一個人要達到覺悟境界,非要再深入和專註於本尊持修法不可。

 

短短的一組心咒音波,就足以散發出如此神聖又神秘的強大力量,這就是護法存在的一個佐證,沒有人可以否定祂。

 

 

馬來西亞克切拉佛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