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Section


Main Content

故事3 拿督陳永發/地產企業家/新加坡人/扶助事業

Setrap

護法創奇蹟


嚴格來說,拿督陳永發的前半段人生並不算順遂。曾經坐擁億萬家產的他,一場金融風暴使他變得一無所有,掌管的百多家公司在一夜之間消失得無影無跡,整個集團面臨倒閉。雖然如此,因著對上師和護法的堅定信念,他再次從零開始,一步步爬上來,今天的他,仍然在馬來西亞的地產界叱吒風雲。


他承認這些年來的大起大落,如果沒有得到上師詹杜固仁波切和金甲衣護法的扶助,他不敢想像那種糟糕的情形。所以他很欣慰在人生最低潮的時候,仁波切和護法在身邊給他支持。


回想起在一個機緣巧合下,拿督陳是由他的部屬總經理的介紹而認識了詹杜固仁波切, 從此與金甲衣護法結緣,如今回首一看,他感嘆十一年就這般過去了。


上師護法一體


拿督陳本身業務繁忙,但對於詹仁波切指示他每天要做的金甲衣護法儀規,卻一天也不敢偷懶,再怎麼忙碌總會擠出時間來做金甲衣護法儀規,甚至出埠出國都不例外。


他說,十個年頭匆匆過去,以前仁波切和護法對他說的一切,今天都實現了,證明仁波切是一位真正的活佛,更恰當地說是一位活菩薩。


對拿督陳來說,仁波切和護法是一體。他認為金甲衣會對他顯靈,皆因順應仁波切的指示,所以他要強調修持護法是快速達到效果,但我們身為學生的,卻應以仁波切為先,因為沒有仁波切就等於沒有護法的存在,所以皈止上師的精神和對佛法的誠信,往往決定了金甲衣願不願顯靈的關鍵點。


拿督陳開玩笑說,做法人事業,沒有錢肯定行不通,身為生意人的他,即使在最困難的時期祈求金甲衣的幫忙,亦不會忘記答應護法一旦問題解決了,便刻不容緩地幫助上師的法人事業。


談到金甲衣顯靈的事跡,拿督陳很認真地說,經過了這麼多年的修持,他形容護法好像自己的老母親般親近,對祂再熟悉不過了,祈請祂時,好像掛一通電話給遠在老家的母親,不須要費周章立刻可以在電話按鍵上把號碼按出來,當金甲衣護法降臨時,他馬上感覺到身體的左半邊毛孔豎起,好像有一個人在你的左邊站著。說起來似乎太神化了,拿督陳說這確實是他經歷了多年的一個非常真實的感覺。最奇妙的是他太太也有同感呢。


細細回顧拿督陳創業的每一個過去,似乎都可以成為印證護法的預言,萬無一失;經歷了許多年的種種,他笑著說,以後要當一位乖學生,不會為了自我的膨脹而挑戰上師或護法的指示,因為每次都讓他敗得很慘,所以今後他向上師投白旗,凡是上師的要求,他一定會盡力完成。

他續說,記得一九九七年間,他嘗試收購財務出現問題的一間公司,為了不想虧損得太多,他祈求護法表示以他的能力只能虧損到四千萬新幣而已,若損失超過這個數額,他將會面對財務危機。說來真湊巧,最後那間公司轉手到拿督陳的旗下時,準確的只讓他虧了四千萬新幣。拿督陳透露,如果金甲衣不給予幫忙的話,估計他會損失更多。所以他說,金甲衣的神通絕對是非一般人可以預測的。


一九九九年間,仁波切通過占卜得悉拿督陳將會面臨極大的財務問題,便勸導他要放棄手上掌管的所有公司,還保證暫時的失去,以後一定重得回所有之前失去的。可是當時的拿督陳不捨得,不願意按照仁波切的話去做,結果仁波切一語成讖。接近二OOO年,拿督陳的整個集團垮掉了。那時的拿督陳欲哭無淚卻已於事無補了。


他在二OO四年走投無路的時候,拿督陳只好再向詹仁波切求救,仁波切告訴拿督陳說,他只有兩個翻身的地方,一是去中國的廣州投資,二則到馬來西亞的馬六甲發展,長期在新加坡發展的他,對只有這兩個地方可選擇感到十分不暢快,因為這兩個地方都不是他心水的發展基地。


因此像小學生帶點叛逆性子的拿督陳堅持逗留在新加坡,雖然如此他的事業仍處在一籌莫展的窘局。在撐得快不行了的時候,有位朋友找他到馬六甲發展,那是一個擁有五百間度假屋的海邊度假勝地計畫。

 

拿督陳說,他瞞著仁波切接了這項工程,到工程進行到一半的時候才向仁波切透露,誰知仁波切馬上告訴他說護法提示這項投資會失敗,還勸告拿督陳的朋友不可以加入股份,若要幫助拿督陳的話,借錢給他就好了。


這可把拿督陳搞糊塗了,便反問仁波切說護法不是要他到馬六甲來發展嗎?而且已經將近八十巴仙的房子賣了出去,怎可能會有不成功的道理?如詹仁波切所料,拿督陳這回又輸了,因為貸款申請失敗,所以這項投資也就告吹了,間接印證了護法的話絕不戲言。


拿督陳在這時候幾近心灰意冷,但還是每天堅持做持修,偏偏奇蹟就在這時出現了,在轉轉折折的過程中,拿督陳竟然得到了坐落在馬六甲黃金地帶中央的土地──成了今天拿督陳所擁有的購物廣場,人潮湧現,充滿商機!正所謂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對於這塊地皮,這可是護法點頭讚許的,拿督陳笑說守得雲開見月明啊。


如今所有的霉氣漸漸散去了,拿督陳的企業集團越做越起勁,這也是拿督陳第一次見仁波切時,仁波切對他說過的一番話,他的事業會面對一個很大的難關,若跨過去就會越來越好,當時資金充裕的他根本不相信,現在一路走來,經歷了無數的挫折後,如今他對仁波切和護法的話深信不疑。


他說,這輩子忘不了仁波切對他說過的一句話:“如果你一百巴仙相信祂,那你得到的是一百巴仙!假如你只信祂五成半,那麼你的收穫也只有五成半!道理就這麼簡單,信不信由你!”

 

N

購買《金甲衣護法》(177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