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Section


Main Content

故事1 李淑芳/護法庇佑逃過死門關

Setrap

二OO四年的五月,馬來西亞氣候一如往常依然熱如火焰,這對長期居住在這裡,早已習慣炎炎夏日的人來說,並沒甚麼大不了。

但對當美容師的李淑芳來說,那個炎熱的午後卻是不一樣的艷陽天,因為那天她差點就踏進鬼門關裡。當時午飯後的她,趁著空檔與同事閑聊,忽然肚子絞痛痛得她連雙手都在冒冷汗。最後,終於熬不住了,她去見了家庭醫生。

相識多年的醫生診視後笑言,沒有甚麼大問題,便開了一劑止痛藥給她,叫她回家休息。可是李淑芳心裡仍對自己的情況有所狐疑。李淑芳回憶說,雖然服食了止痛藥,但劇痛並沒有減輕多少,到了晚上肚子更加痛得受不了。

向來相當能忍耐痛楚的淑芳,忍不住叫老公載她去醫院。她說:“奇怪的是,那時已近凌晨,老公二話不說便送她去醫院。這並不是他向來的作風,尤其是在這個時候。不知為什麼,我總覺得他像被護法指示了似的。”

“經過一番檢驗後,醫生對我說:‘我的天啊!你的肚子溢滿了血,馬上要開刀,要不然就保不住性命了!’。其實,當時的我已經撐不住了,舌頭麻痺、手腳冰冷,整個人意識不清。”

在李淑芳模糊的記憶裡,只記得當她被推進急救室時,其丈夫在一旁拼命叮囑她一定要唸誦金甲衣心咒,可是那時的她已陷入半昏迷狀況,口動不了、舌頭也轉不過來,全身麻痺,感覺身不由己,無法持咒。

當護士幫她換衣時,所看到的臉孔都是模糊晃動的,打了麻痺針後,已經接近彌留狀態。就在這時候,她在昏睡中似做夢般,迷迷糊糊看到上師詹杜固仁波切的臉孔,他在笑著不停張口對她說話,記憶中好像直到四個小時的手術完成為止,上師的臉孔才消失。

 

其夫黃崧發事後說,那時的確知道她很不妥,卻又不敢表現出來,惟有站在手術室外面拼命地誦持金甲衣護法心咒,還好得到祂的佑護,淑芳才能安然渡過此難關。

事隔多年,李淑芳用很慶幸的語氣說:“如果我遲一點被送進醫院,恐怕已來不及了。醫生告訴我並不是流產而是子宮外孕,導致血管爆裂。當我進院時,我的肚子已充滿著血水,非要馬上動手術不可。試問只要稍再拖延一些時間,照醫生的話,我應該活不過來。”

兩年後,有次她與詹仁波切聊天,把當時在半昏迷中夢見他的情景告訴仁波切,仁波切笑說:“因為,我與護法神幫助維持你的清醒度,避免你陷入昏迷狀況。如果你昏睡了,那就永遠醒不來了。”自從那次從死門關逃出來後,李淑芳對仁波切和金甲衣護法神的信念,變得堅信不移。

她還記得在一九九九年,初次見到仁波切時,仁波切叫她回去持誦金甲衣護法心咒,並給她了一瓶聖水。她心裡想:自己是一名基督徒,怎麼去唸佛咒?

結果,在一旁的仁波切馬上對她說:“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以稱我為主!”淑芳才醒悟眼前的喇嘛竟可以讀懂她的心事!

淑芳述說道,她懷著兒子時,常常被“某些東西”干擾,後來才恍然大悟當初仁波切叫她拿聖水回家的原因。據她透露更神奇的是,他好像預知其兒子是一個早產兒,並吩咐她在孩子出生時,一定要將聖水點向這孩子的七孔部位。”

“一般來說,尤其華人家庭最害怕懷胎八月生子,夭折機率很高。當時,羊水破的時候,我和我母親心裡打了最壞的算盤,只求護法和仁波切保佑。結果兒子平安無事,除了仁波切和護法的幫忙,我實在想不出其它原因了。”她按著胸口欣慰地說。

近年,其夫黃崧發開始全身投入佛法事業,皆因感動於金甲衣護法的幫助,讓太太和幼子平安渡過性命危險難關,決定聽從上師詹杜固仁波切的話,盡己之力將金甲衣護法法門向普羅大眾推廣,讓有緣人能與這位殊勝覺悟菩薩結緣。

在未遇上金甲衣護法之前,淑芳當了十八年虔誠的基督教徒。人生的轉折,讓她認識詹杜固仁波切,知道跟隨師父的這個護法,有一種不可言喻的神秘力量,若不是親身受過祂的庇護,雖相信可能卻不盡然。

因為與金甲衣護法的相遇,讓李淑芳相信奇蹟的存在,神蹟的無處不在。

N

購買《金甲衣護法》(177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