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Section


Main Content

故事6 謝松平/大馬人/全職佛教工作者/護法與神諭

Setrap

冤魂纏千年


十年前,在新加坡一個普通的組屋裡,住著一位來自馬來西亞的廚師,生性踏實的他,總覺得這一生的日子平平安安度過,已經是 最大的幸福。後來他卻巧遇上師詹杜固仁波切和神秘的金甲衣護法,改變了他接下來的人生棋盤。


一九九七年,是謝松平第一次碰到詹杜固仁波切,也是他初次見識到金甲衣護法的神奇威力。那時,仁波切和來自西藏的幾個喇嘛正在施法為一名新山的年輕女子驅邪。


在他的印象中,該位妙齡女子約二十來歲,由親戚扶著進去仁波切的房間,聽旁人說她已經精神失常。在外面好奇的謝松平接著聽到仁波切房裡傳來叫喊聲,似乎是在驅趕附在女子身上的邪靈離開。在一陣陣吵嚷聲中,他聽到急速的念珠敲打的聲音,他自己猜測仁波切當時應該是利用手上的念珠拍打女子的背部,以逼走邪靈。


大約十多分鐘後,謝松平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本來半癱軟的女子,竟然可以筆直地走出房間,整個人的意識正常,還站在他的不遠處打電話給她的父母親報平安。


事後,謝松平聽喇嘛們說,這女子被一個邪靈纏著她數千年,差不多每個轉世都附隨著她。當仁波切叫它離去時,它不肯,並說這女子欠它的,非要把她折磨至死才肯罷休。最後,仁波切使用金甲衣護法的力量,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將它逼走。聽得謝松平不住點頭驚嘆。


佛緣深厚的謝松平就這樣踏上了學佛求道的路,不知覺中已有十個春秋。其實,他不僅佛緣深,與金甲衣護法的緣份也很特殊。


他說,許多人初次見到金甲衣護法的忿怒聖相,會感到恐懼膽怯。仁波切還曾告訴他,如果某些人業障很深,看了祂,馬上會變得精神失常、發瘋。可是,第一次在印度甘丹寺見到金甲衣護法時,謝松平卻對祂產生微妙和特別的親切感,像一位認識很久的智慧長者。雖然祂咬牙咧齒,他卻覺得祂在微笑,很慈悲。

 

第二次去甘丹寺時,謝松平應師命陪著受訓即將成為神諭的師姐去閉關。在那段期間,其師姐不停被金甲衣護法附身,在旁的謝松平則用心聆聽護法說出的每一句話,以便可以協助無自我意識的師姐。


當時護法來來去去也不知多少遍!多年後的今天,他卻仍然清晰記得護法說過的一番話。謝松平透露,護法要他服侍詹仁波切,並且今後大量從事佛法事業,祂一定會給予他幫助,然後將功德迴向給父母親,還說他的父母親年紀很大了,應該把佛法帶給他們,尤其是他的父親。護法也叮囑他回國後,一定要回去照顧父親


他感到震驚,因為仁波切也對他說過同樣的一段話。兩位慈悲的大智者,在不同的時間給予的指示,間接協助他與父親渡過人生中最困難的一個關卡。只是短短的兩個月後,父親被證實得了癌症,過了不久正如兩位大智者所言,他老人家因病入膏肓,最後撒手人寰,如預言般的告誡都發生了。


這讓謝松平深刻體悟生老病死的無常,護法和佛法的無邊力量,幫助得了末期肺癌的父親,從不願意面對現實,到主動要求皈依佛法,最後坦然面對死亡,他對護法存在的信念更加強烈,毅然放棄優渥的工作,全身投入佛法。

 

縱使曾經面對同修之間的分裂、家人之間的疏離,他卻 從未有過一絲放棄的念頭,因為他心底十分清明,只要有金甲衣護法存在的一天,佛法的慈悲可以戰勝一切!

 

事隔十年後,證明了他當初的選擇是對,今天的他,仍然依止著對護法的承諾,視弘揚佛法為己任。

N

購買《金甲衣護法》(177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