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Section


Main Content

故事5 張徠誠/新加坡人/印刷/親見護法降臨中心

Setrap

護法降臨


張徠誠追隨了詹杜固仁波切十多年,常常有機會陪在上師身邊的他,金甲衣護法的顯靈故事,他一點都不陌生,反而視為極之自然
的事。

 

二OO四年,克切拉中心正式啟用,仁波切坐在前座弘法,張徠誠與其他學生坐在席下聽法。張徠誠還記得那天是一個炎熱的晚上,雖然室內有冷氣設備,仍感到有點熱意。


在大家聽得投入之時,忽然一陣清風拂面而來,風勢挺猛,清清涼涼的,吹過在座的每一個人身邊,非常舒服。當時大家都在狐疑,中心坐落在二樓,窗口完全緊閉,為甚麼會有這股大風吹進來?


張徠誠說,只見仁波切的臉色瞬間轉變得很駭人,青筋浮現,樣子很兇煞,甚至連他的聲音都變了,看起來很像護法神的臉孔。每個人都感到多少有點害怕,卻仍舊不動聲色地繼續坐著。


後來,仁波切特別向他們指明,那是他邀請護法到中心來參觀,並希望祂給予加持。自從那一次事件,張徠誠不由自主地對金甲衣護法的信念愈來愈強烈,驅使他到今天仍堅持不間斷地持修祂的基本法門,例如供養金酒和持咒。


供金酒救友


富有俠義之心的張徠誠,曾經與六位朋友私下舉辦金甲衣護法法會,急救一位入院的老朋友。四年前,一個住在柔佛州峇都峇轄的朋友,向來挺健壯的,有天忽然緊急進院,檢查報告出來後,醫生說他時日無多,說不出一個病因,便叫他的家人要有心理準備和為他準備後事。其家人不相信,跑去問神卦卜,乩童也說等時間吧。


當時張徠誠聽了很是心焦,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於是召集其他六個老朋友,大家盡人情,每天幫他做金甲衣供酒。他們六人連續十天,不停地祈願做供酒。後來再打電話給他家人,他家人很高興地告訴他們,這位朋友無端端地好起來了,連眾人也被搞糊塗了。他們六人則暗地裡驚訝護法的力
量,並為他感到高興。


其實,在做法會供酒的過程中,有個晚上張徠誠在睡夢中,夢見一個女鬼在夢裡厲聲責問他,為甚麼要多管閑事?他心下一驚,在半夢半醒中馬上恢復鎮定,然後試圖持咒把女鬼趕走。第二天早上醒來後,張氏的雙腳無故腫了起來。


接著他又聽說其中一位朋友的摩托車頻頻出狀況。這位朋友對靈界感應很強,他直接告訴張徠誠,有某種“東西”在干擾他。同一個時間,另一個朋友則發生車禍,另一位朋友家裡的小孩則莫名其妙病倒……。這一連串的事件太玄奇湊巧了,一宗接踵一宗而來,他覺得比追看香港連續劇還要刺激!


之後,他才了解因為彼此的持修力不夠,所以才會被該纏著朋友的女鬼趁虛而入滋擾他們。張徠誠慶幸表示,幸好有護法的加持,大家才得以有驚無險渡過難關,讓事情平靜過去。


供金酒繫母子緣


由於與護法結緣極深,張徠誠在生活上遇到的大小事情,一定會向護法請示。比如說他因為看不過眼其堂嫂對待養子的惡劣態度,竟也私下向護法祈求。


原來,他的這位堂兄弟結婚數年,膝下無子,於是領養了一名男孩。可能這孩子天生有送弟妹因緣,不久堂嫂即懷孕生下一個兒子。不知何故,他的堂嫂開始對這位養子表現得非常厭惡,常常吆喝他,以藤條“侍候”他,喜歡小孩的張徠誠實在看不過去,因此回家私底下幫他們母子做金甲衣供酒,請護法幫忙。


“我告訴祂若這是兩母子的前世宿緣,請讓他們分開吧。假如,他們還有母子緣,那就輔助他們結善緣之類的話。”


“大約做幾次的供酒後,便聽堂哥說,現在他的太太轉性了似地特別疼錫這名領養回來的兒子,叫他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碰到這種事情發生,你怎麼解釋?湊巧嗎?世上真有這麼巧合的事嗎?我沒有辦法解釋!但我相信護法的存在。”張徠誠表示,他十分相信這是金甲衣護法神顯靈的其中一個真實例子,沒有虛構,因為他是半個主角。

 

N

購買《金甲衣護法》(177頁)